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棒子看到张熊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猜测着昨天下午放学后的事情恐怕不妙。

  有啥不好意思的!无非分以下几种情况:

  一、你干校长;

  二、校长干你;

  三、你和校长互相干;

  四、校长想干你,结果没成功;

  五、你想干校长,结果没干上。

  六、你和校长一见如故,互为知己,把酒言欢,言无不尽。从此以后,你们成为忘年之交。

  你们到底属于第几种?

  张熊骂道:操!你还总结的挺全!问题是整个过程及其混乱,根本就无法用一二三这样的干条条总结个所以然。

  棒子道:那你说说看吗,到底是凶多吉少还是逢凶化吉还是虚惊一场还是惊喜不断还是......

  停停停!张熊叫道,别在说了,我的心伤成破锣烂铜了都,你他娘的还在这里给我上语文课!

  唉。棒子拍了拍张熊的肩膀,有些不怀好意的说道,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老女人自有老女人的魅力,也许你把简单的问题弄复杂了,也许你把美好的事物给丑化了。

  张熊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

  一开始我很成功。基本上按照预定的计划进行着。老女人最后把裤子脱了,把**露了。

  然后呢?

  然后她让我学狗叫。

  你学了没有?

  老女人口味独特,我不得不满足,你说是不是?

  这么说你学狗叫了?

  我象征性的叫了几声。

  然后呢?

  然后她让我学狗爬,还让我摇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