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

  棒子在操场的篮球架下给张熊详尽的交待一番后,依旧不放心的问:这三点你都记住了?

  记住了。张熊拼命点头。

  套用我们政治课本上的话,也就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根据我的观察和体会,两个基本点喷薄欲出,完全能够掌握;中心深藏不露,要想触及的话得花费力气。棒子忧心忡忡的吩咐道。

  放心!关键时候我死死的压住她,然后再慢慢找那个中心。张熊信誓旦旦的说道。

  ------------------

  考虑到张熊和校长的交流与沟通不是一两分钟就能够解决得了的,所以棒子回到教室,对等的不耐烦的张娟说道:张熊找校长下话去了(注:‘下话’是西北方言,意即‘赔礼道歉’)。

  你不是说都是因为我,人家张熊才被校长开除的吗?那我等他好了,关你什么事啊。

  就算不关我事,你也是我的班长。关心关心班长,难道有错吗?何况张熊去找校长前给我特别交待了......

  哎呦,你还真是高风亮节啊,自己的女朋友都跟人跑了......

  张娟话一出口,才发觉说的有些不对头。

  是啊,自己的女朋友莫名其妙的跟人跑了,跑之前连声招呼都不打,班长你说说,这样的女人到底应不应该珍惜呢?

  张娟涨红了脸,张嘴欲反驳棒子,可是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索性赌气扭过身去,看都不看棒子一眼,独自生着闷气。

  两个人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僵持着。血红的太阳坠落西山,窗外的亮光渐渐变暗,当教室里一片昏黄之时,张娟终于等不住了。她一把抓起书包,踉踉跄跄地朝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