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真是应验了一句老话: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 张霞终于缓过气来,偏着脑袋望着躺在身边的张熊,疲惫地笑着说道,这句话改一改就更合适:师傅领进门,草型看个人。

  张熊并没有睁眼。他摇了摇头说道:一进门,想控制都控制不住。这种事,往往是无师自通的。

  无师自通?啥话意思呢?

  就是说不用师傅教,自己一生下来就会的。

  你妈的......张霞本来想骂他一句,但她又觉得张熊说的有些道理,只是张霞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刚刚生下的男婴会不会真的就会干那事。

  ------------------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张熊一边感到腰膝酸软,一边又觉得浑身轻松。

  疲惫的快意让他放缓了上山的脚步。

  只是这校长,唉......张熊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过也没啥,有霞姐给我撑腰,就算她是一头老虎,我也能把她给制了!

  ------------------

  这个太极嘛,杀人于无形的嘛!要是练到家嘛,你还能隔山打牛的嘛!......

  下午的体育课上,年轻的体育老师站在一群学生面前,喋喋不休的介绍着国粹的威猛和传统的魄力。而教室里,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课桌前发呆。

  娟!

  棒子跑进教室,猛然看到张娟,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

  喊我干嘛?不是在上课吗?你敢逃课?

  没啊,课间休息十分钟。我过来脱件衣服,热。

  热不热,跟我有啥关系啊!张娟说完,别过脸去。

  不是你先问我的吗?我又没说天热就跟你有关系,再者说了,你又不是老天爷的老婆,当然跟天热没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