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张霞之所以生气,还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有些被人给欺负了的感觉。

  女人毕竟是女人,在两性关系之中,女人要更加敏感一些。即使像男人婆一样的张霞,在占

  据主导地位的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张熊的肯定和尊重。而他的要求却让张霞感觉自己

  是个在戏台上唱戏的。

  但人性就是这么的复杂。

  越是不好意思,往往就会越有吸引力。张霞骂到一半,她的心里就开始想:也没啥不好意

  思的,都说老娘是个男人,我知道他们话里到底是啥意思。我今儿个就当着张熊的面儿给他

  看看,老娘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让那些看不起我的、挖苦我的人后悔的砸自己的胸口子!

  日她妈妈的个骚逼的,老娘被这些说三道四的人给弄的抬不起头来!往后我也要让这些吃不

  到葡萄的馋口子羡慕羡慕!

  一念至此,张霞马上就改口说道:你说说你都傻成啥样儿了!雨潭的水清的很,你不洗,

  你偏说没地方洗!你这不是找借口吗?

  张熊红着脸说道:不是我不洗,关键是大家都不洗。

  大家?你的意思是说,人家洗的时候还得架个大喇叭给全村的人喊:‘大家快来看啊,我

  现在要洗骚沟子啦’?

  张熊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只好低着头不吭声了。

  张霞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行啦!谁让老娘今儿个给你当老师呢!我洗给你看,回头你

  要是再脏兮兮骚哄哄的,我就一镰刀把你那话儿给剁了喂狗!

  张霞说完,然后把小脸盆端起来放在了炕沿上,她的脸蛋儿突然变得红红的,连看张熊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