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俗话说的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大凡有美女在场的干活场所,男人们一个比一个干的卖力。当女人看到心仪的男子时,她们会搔首弄姿,轻摆腰肢,甚至会悄悄的露点儿酥胸,撩起点裙摆。而男人则没有女人的温婉和细腻,他们吸引女人注意的方式往往显得粗犷豪放,要么就是把上半身剥光,露出自己的大胸和粗臂;体质弱一点儿的,脸儿白一些儿的,往往会写写情诗,唱唱情歌,或者制造些出其不意的浪漫,糊弄些感天动地的事迹。

  总之是各有各的办法,各有各的特色。城里人有城里人的光鲜,乡下人有乡下人的朴实。城里人上床的时候也许会喊亚麻跌,乡下人在炕上可能要日他妈。就棒子的经验来看,女人在极度兴奋的时候会说一些看似肮脏、实则狂放的话。

  日你妈妈的骚逼,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女人本身就是受者,而她情愿在受的时候说出这样的粗话。这说明她不过是借用骂人的话来传达内心之中波涛汹涌般的满足。

  相比之下,棒子还不知道城里的姑娘会装作一副兴奋**的样子,实则下身麻木毫无感觉,她们为了不伤害男人的面子,会通过故意呻吟来满足自己的伴侣。显然,乡下姑娘从来不会这样。舒服了就叫,没感觉了可能睡觉,但她们就是不会装蒜卖乖,哎呦哎呦地胡乱编造。

  ――――――――――

  大就大,不用大大大的说上几次,看看把你激动成个啥了!张霞瞪了一眼张熊。

  嗯……张熊羞得低下头来。

  把头抬起来!张霞笑意连绵的说道,大姑娘似的,有啥好羞的!我就打破天窗说亮话,我问你,你看到我的**,是啥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