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当时校长拿着一个橡胶棒子,从张大胜的屁眼里捅进去了!

  我日她妈妈!张霞做出一副恶心的样子,皱着眉头接着问,给你霞姐说说,到底是啥样子的一个橡胶棒子,咋就往屁眼里面捅呢?

  就跟那个啥……张熊羞的不知道咋说了,两只手机械的在自己腿上胡乱摸着。

  跟那个啥吗?你这小伙子,咋这么磨叽,像啥你就说啥,说不上了你还可以给我比划!

  张熊猛的抬起头来,眼睛闪闪发光的说道:就跟男人的……一样一样的。

  张霞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其实张霞早就知道了张熊所谓的那个橡胶棒子长啥样子。不过张霞还是暗暗吃惊,这样一个小村子,哪来这么高级的玩意儿呢?

  张霞记得自己还是姑娘(农村里把没有结婚的女子称为姑娘)的时候,又一次去自家婶婶那儿去玩耍,不小心就从婶婶的枕头底下摸出过一根粉红色的橡胶棒棒。

  可是那个时候的张霞从来没有见过男人胯下的物件变成粗壮坚硬之物后的模样,所以她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明白,索性就拿在手里晃来晃去的玩了起来。等到婶婶进屋后,她还天真的问:婶婶,把你这个借我玩耍几天呗!

  婶婶差点当场就要翻脸了,她一把躲过张霞手中的粉红色橡胶棒子,日急慌忙的把它塞进自己的裤腰,然后赶紧用衣服下摆遮盖了起来。

  你!你!你个小骚逼!你个没教养的杂八骚烂货!

  平时婶婶对她挺好,但张霞就是不明白婶婶为什么会骂出这么难听的话!她到底做错什么了?

  张霞的眼睛里含着委屈的泪水,一声不吭的走出了婶婶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