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

  不敢当不敢当!老女人笑魇如花,满脸兴奋,虽然我贵为校长,但在我的心中,人无高低贵贱之分,人生而平等。 你就像我的小弟弟,我愿做你的大姐姐。

  嗯!知心大姐姐!棒子连忙大叫道。

  其实棒子快要憋不住了。当老女人说小弟弟的时候,她居然朝棒子淫邪的眨了眨左眼睛,那惊心动魄的一眨,让棒子顿时感到活着的无趣,对死亡怀揣痴迷。

  既然如此,敬爱的校长,以后您要是有啥需要我棒子做的,您就直说!我棒子就算为你去死,我也十二分的愿意!love如此美妙,生活如此妖娇,见到校长,我棒子已经知足了。古人常说,朝闻道,夕死可矣!而我棒子认为:早上看到校长,晚上情愿去死!

  校长笑的肥肉乱颤,她看着这个眉清目秀、口齿伶俐的少年郎,禁不住地春心荡漾,大胸里更是乌云激荡,烈火狂妄,她两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面子,眼泪都笑出来了。

  哎呀棒子!socute!justsocute!iloveyou!ohmyg——o——d!

  老女人最后的语调尖细刺耳,拖的比懒婆娘的裹脚布还长,听的棒子差点就要尿裤子。

  棒子自然明白cute的含义。

  当一个女人十分喜爱某件东西、某种动物、某个孩子、某个男人的时候,她都说cute,或者socute!

  拿今天年轻人的话说,那就是好萌哦!好可爱哦!好好可爱哦!或者卖萌卖的好萌哦......

  棒子为了尽快结束这越来越失控的场面,他连忙大声插话:敬爱的校长!您刚刚说,iloveyou,哦,我的校长,我也爱你!我深深的爱着你!

  嘘——校长强忍住笑,连忙将火腿肠一般的食指竖在自己的两瓣火腿肠一般的肥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