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当棒子给张霞十分详尽地讲过女校长和张大胜之间的那些惨烈战役之后,张霞一边轻轻捋着棒子的物件,一边嘻嘻地笑道:这个张大胜,一看就是个欠日的阴阳(注:西北方言中,阴阳含义有二:1、指风水师;2、指受虐狂。 )!他那媳妇子和我很熟,曾偷偷跟我说过她男人的事。

  啥事?棒子问道。他被张霞粗糙的手给捏拿得有些受不了。

  还能有啥事!就炕上的那点事需要偷偷摸摸地说,其他的是都是光明正大的说。

  炕上啥事吗?棒子被张霞勾起了兴趣。

  这媳妇子说,张大胜的物件不够大。

  哈哈,这个我可以证实,因为我亲眼看见过。

  跟你比,哪个大?张霞坏笑着问道。

  他张大胜那玩意怎么能跟我比!他就是个屁!棒子因为张霞拿他和张大胜比,感到了一股子愤怒。

  哈哈,我相信我相信,看把你给急的!你棒子的物件暂时还算可以,但你还得努力努力,要是再长一点,再粗一些,嘿嘿,我就更舒坦一些,更爽快一些。

  张霞低头看着自己手中那不停冒出来的红紫色光头,咽着唾沫说道。

  我看差不多了,再长就成驴了。棒子笑着说道。

  你就放心长!跟驴球一样大,老娘照样撅起来让你干!

  说的倒好,真要是跟驴一样,恐怕到时候你连自己的影子都藏起来了。

  哈哈,你太小看我张霞了!我张霞当初害怕被男人日死,成天价想着自己的肠子被你们男人给捅烂!结果呢?你们男人的球东西也就那样了!最大的也就是你棒子的,可是我咋不觉得有多大,我觉得还可以再大!如果再长些,再大些,再粗些,上炕就更舒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