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这对棒子来说十分难得。 前几次和张霞的合体,棒子总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姑娘一样被张霞吆来喝去,而张霞总是浪的离谱,骚的吓人,床上床下,判若两人。平时给人的印象是个正宗地道的男人婆,但一上炕,我的个天!纯粹就是饿狼扑食!

  棒子双手不停的抓捏着张霞那胀鼓鼓的两瓣大臀,物件可着劲儿的捣鼓着张霞的那片沼泽。张霞最终还是被棒子捣的有些受不住了,黑暗中的她紧紧的闭着眼睛,嘴巴不自觉的张了开来,随着棒子那极有节奏的快速击打,她终究是啊啊啊地叫了开来。

  张霞越是叫,棒子越是狠命的干。汗流浃背的每次探底中,棒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棒子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似乎是种征服的快感,也似乎是种复仇的快意。棒子自己都说不清楚。看着胯下这个**不已的女人,棒子满脑子装满了一个念头:

  不把你干得服服帖帖,我棒子就不是个男人。

  天爷爷!我的下面咋惹你了?

  张霞双手扶着炕沿,感觉自己的后身快要化了一般的酥软。而那噼里啪啦的撞击更是让张霞有种不能承受的爽快和刺激。

  张霞到后来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她觉得有必要稍微停停,有必要先歇上一会。于是张霞将自己的大屁股朝下一坐,棒子的大物件就像弹簧一样从张霞的身体里跳了出来。

  棒子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然后拍了一把张霞的屁股说道:

  不是说过让把你干满意的嘛。

  张霞像是刚刚从澡堂子里面钻出来一样,披头散发,一脸汗水。她喘着说道:你干的太凶了,下面估计都被你干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