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数学老师张大胜的课。

  他一进来就愤怒地看了一眼棒子,然后鄙夷地瞅了一眼张娟。

  棒子和张娟在如此激烈的目光下,顿时感到自己就是一个贼,于是慌忙低下头来。

  日他妈的,天天把这么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一群烂肉堆里!指望你们这帮烂肉考大学,笑死人了!我家那头母猪懂的方程式,都比你们要多的多。你们这帮猪狗不如的烂肉堆!张大胜一脸悲愤地说道,女的成天价想男人,男的成天价想女人,放眼望去,这么大的教室就看不到一个人,只见一堆几把和一堆逼!指望你们光宗耀祖,亏你们祖宗的仙人板板去!

  张大胜开门见山,敲山震虎,一上课就是痛彻心扉的谆谆教导,说的女同学羞愧难当,说的男同学激动非常。

  我们当中也有一些人是好苗子,可惜啊可惜。昨儿个摘一朵花,今儿个拔一根草,估计明儿个呀,指不准要舔谁的屁股眼眼了……

  张大胜意味深长地看着张娟说道。就在这个时候,张熊霍的一声站了起来,小腿肚子把屁股下面的凳子弹倒在地,发生一声刺耳的响声。

  张老师!

  张熊咄咄逼人地盯着张大胜,喊了一声。

  张大胜先是一怔,然后故作沉着地说道:这位坐在后排的同学,我让你站起来了吗?

  没有啊。

  哦。是这样啊。课堂纪律第三条是咋说的?

  咋说的?

  这位同学,我现在问的是你。

  我不知道哇,张老师。

  不知者无罪。今儿个我就放过你。不过我今儿个再给你重申一遍,其余同学也举一反三,认真听着:上课提问之前要举手。没有老师的允许,不得说话,不得喧嚣,不得打闹,不得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