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有人小声说道:我从家里来,要到家里去。

  什么是家?

  有人又答:家就是家嘛!

  站起来让我看看你。哦,你的回答很有趣,期末考试加二十。生物老师说完,背着手在讲台上踱着步子。他一边来来回回地走,一边说道,生命从哪里来?生命要到何处去?

  自顾自地念叨了一会儿后,生物老师闭着眼睛随便一指,说道:请这位同学回答我的这个问题。

  棒子看到生物老师的手指好像是指向了自己,但又感觉有些偏,所以戳了戳同桌,而同桌显然不认为生物老师指的是他,理都没理棒子,继续在自己的课本上画着怪异的春宫图。

  呃,就你,棒子。生物老师仰起头来,盯着棒子说道。

  这个生命的来源嘛,我觉得就是土里长出来的;这个生命的归宿,我觉得就是脚下这片土地。著名的诗人曾经说过,为什么我的眼睛里常常含着泪水?只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如果从老师提出来的这两个伟大的问题来看的话,这个诗人之所以哭,是因为他不想死。

  生物老师眼睛闪过一丝惊喜的光芒,大声说道:回答的好!期末考试不用参加了,直接一百分!

  全班同学听后,都争先恐后地举起手来。

  老师老师!还有问题没?还有问题没?

  在如此强烈的要求下,生物老师又摇头晃脑地呻吟道:啊!丰富多彩的世界!美丽动人的姑娘!怎奈相隔万里,达令,你何时还乡?

  看到满教室的同学都举了手,生物老师咬着指甲,皱着眉头,一时间不知道喊谁是好。

  本来棒子一直觉得困乏不已,正好乘着大伙儿闹腾,爬在桌子上休息休息,不料在全班都举手的情况下,他又不可救药地成了老师关注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