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第三更

  木奉(bang)子的辛苦没有White(颜色bai )费。

  在木奉(bang)子埋头苦* tian * 舌忝 *了一会儿后,二娘终于受不了了。

  她hands(* shuang * shou *)扶着木奉(bang)子的脸蛋,以一种近似哭泣的声音说道:**妈妈啊木奉(bang)子!赶jin 弄你二娘呀!二娘的***难受死了啊!

  听到如此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告White(颜色bai ),木奉(bang)子这才笑眯眯di 抬起头*| lai |*,hands(* shuang * shou *)撑着爬到了二娘的body(* shen | ti *)上。

  当木奉(bang)子的嘴巴堵在二娘* na *fei *嘟嘟的双唇之上时,木奉(bang)子的物件也顺顺当当di 一头栽jin *了* na *道早已*zi run *无比的缝隙里。

  jin 握。

  松弛。

  不jin 不松。

  或jin 或松。

  滑如丝绸。

  温如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玉。

  果真是好比。

  * shang * mian *是双舌交缠;

  ***是威龙入窟。

  underbelly(* xiao fu *)jin 贴着underbelly(* xiao fu *),芳草磨蹭着black(hei )mao *。

  pa 口拍pa 口拍的响声,融入black(hei )暗的夜色。

  连续的**,回dang 在一间小屋。

  终于跌入桃源;

  终于浮上云端;

  终于香汗淋漓;

  终于眩晕不断;

  终于一泄如注;

  终于she 落大雁。

  二娘最后没有叫chu *声*| lai |*。

  她只是长着嘴巴,瞪着眼睛。

  而木奉(bang)子也抽得有些疲惫。

  连续十几下的chou chu (不是抽筋),把木奉(bang)子浑身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气和力量全部抽光了。

  ***的时候,二娘的***流chu *了一大滩。

  多的让人难以置信。

  四娘Red(* hong *)着脸儿看完后,又侧过头去。背过body(* shen | ti *)。

  四娘说道:木奉(bang)子,不成就和我们睡一起呗。

上一篇:77、别吃啦,姐姐的那里不好闻! 下一篇:79、这难道就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碧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