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棒子叹气说道:二娘,你简直就是武则天在世!

  武则天是谁?

  武则天就是皇上!

  二娘瞪着眼睛吼:老娘是个母的!不是公的!不信你看看我的裆里,亮瞎你这个小淫贼的狗眼!

  二娘说罢,胡噜一下站起身来,突然翘起右腿,脚丫子正好就搭在了棒子的肩膀上面,然后她又双手叉腰,下巴微微上扬,一副母鸡下完蛋后的神气流露在了泛着红晕的脸庞。

  棒子目光直了,面部僵了,人都痴了。

  这般大胆放肆的行为,棒子自然是前所未遇。

  而二娘呢,在这个少年的面前,也算是打破了所有的禁锢。跟屠夫在一起的那个的时候,二娘前戏热烈,后续无力,毕竟屠夫的体重和外形有些让二娘喘不过气,一旦进入,二娘就毫无反抗之力,毫无招架的余地。人家咋弄,自己咋受,当然是享受,不是忍受,但是享受也分个轻重缓急。

  二娘有时候喊:哦哦日你妈,慢些慢些不行啦!

  而屠夫呢?

  屠夫是个闷葫芦。总是一句都不说,噼里啪啦地击打着二娘的腚蛋蛋,那哗啦啦的屁股,波浪一般地闪来闪去。

  一鼓作气,直到泄劲体内的多余。

  这是屠夫的标志,也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让屠夫发威难。屠夫一旦发起威来,让他停下来更难。

  所以二娘在炕上和屠夫酣战的时候,她的后期依旧是一副既可怜又求草的样子。

  面对这个初出茅庐的棒子,一旦卸下了二娘的枷锁,她自然更是放肆,更是随意。她很清楚,将一条腿搭在棒子的肩膀上,自己下面的那丛芳草,就能让棒子看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