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有一首诗是这么写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当然,还有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说。

  古人的淫雅,在于半遮半掩,半含半露。

  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欲拒还休最是有味道了,于是花柳粉巷的才子佳人们缠绵悱恻之余,总会用浓词艳诗缅怀那床笫之间的风流韵事。而直白的描述是不好的,在他们眼里,自然流于肤浅和低俗,于是巫山**就成了男女**的代名词。

  这云村,这雾村,还有这巫镇,这绵延无边的层叠山峦,竟然如此巧合地占全了巫山**四字的真韵,生活在这里的女人们,个个都显山露水,凹凸有致,白皙娇嫩,自然质朴。

  女人的俗,是恶俗。

  女人的雅,是高雅。

  女人总是那么的极端,要么给人天仙般的感觉,要么给人夜叉般的晦气。

  张霞是个地地道道的男人婆。

  怎么看出来她就是一个男人婆呢?

  手掌上挤满老茧;胳膊上是紧绷绷的肌肉;脸上带有凶神恶煞般的神气,关键上床之后,她的生猛威武,几乎无人能敌。

  可是在棒子的眼里,张霞不是一个好女人。当张霞第一次为棒子褪下裤子,当张霞第一次为棒子撅起屁股,那股刺鼻的骚味让棒子几乎喘不过气。

  仅凭这一点,棒子就将她归于下下品之列。而年轻气盛的棒子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赤身**的女子,可是**过后,巨大的压力总像影子一样跟随在棒子的一侧,而且随着次数的增多,棒子感到这个影子也越来越黑。

  然而二娘和四娘却完全是相反的感觉。从棒子的角度讲,他这是第一次不那么毛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