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抱歉的是今晚加班太晚,补上2000字的一更。希望能够谅解棒子。现在是深夜2:17,我只能暂时停下,明天7点还得爬起来还要上班。

  然而新生事物往往有出人意料的生命力。

  当带着露水的嫩芽悄悄钻出湿润的土壤,谁会想到娇脆如彼的生命居然能成为高入云端的大树?那种惊人的力量,恰恰就埋藏在至为柔弱的身躯当中。

  当我们无法仅凭外形来断定事物的未来时,那么我们唯一能够凭借的就是藏在他骨头里的那股劲儿。

  你也可以叫它灵魂,只要你能够理解。

  与其说二娘满心厌恶,还不如说二娘受到了刺激。

  尽管她的最初印象是嫖客和婊子的交易,但话说回来,每个女人都有对爱的渴望,每个男人都有对性的痴迷。

  爱是一种付出,无论低贱或高贵。而性是一种享受,是对原始**的尽情发泄。

  也就是说,每个女人,都或多或少地想象过自己被陌生的男子给上了;

  而每个男人,几乎无一例外地想要干尽天下所有的美女。

  每当我们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目光总会寻觅,心儿总会起伏。那丛眼前飘过的裙摆,那颤巍巍的胸脯,那光洁如月的脸庞,那翘如足球的臀部,都能时刻勾起一种暧昧的情愫,让自己的思绪纷乱在春天的田野。

  二娘尽管不习惯四娘那副既可怜又浪荡的瘙样儿,尽管不习惯让男人的物件埋进自己的双峰间,然而看的久了,她却有种无法忍受的渴望。

  毕竟当屠夫捏着**,不要命地干自己的时候,那种爽快是无与伦比的甜蜜。而两堆绵软也是出奇的怪到,越揉越有味,越搓越想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