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二娘一听,心里就犯开嘀咕了。没错,处是她二娘拿黄瓜给破的,但现在的棒子该咋处理?如果没有棒子的参与,二娘当然二话不说,等张生一出狱,第一件事就是亲口告诉他四娘之所以不是处女之身的真正缘故。

  也是二娘性子太过耿直。让她拐个弯、撒个谎,就好像是从她身上割下一块肉。

  四娘走到今天这一步,看样子已是准备好了要和棒子耍耍的了,那么等到张生来了以后,还能说一切都是黄瓜的错吗?

  当然不是。

  但二娘如果实话实说,四娘岂不是成了偷汉子的淫妇?

  二娘头上开始冒出冷汗,她心里纠结不已。

  然而二娘清楚,今晚的事是万万不能让张生知道的,否则这门亲事到最后可就是一出凄惨的悲剧了。

  到了这个份上,就算二娘再不想撒谎,她也得替这个熬的可怜的妹子打圆场,替她将今夜之事捂在自己的肚里烂掉。

  哼哼!妹子,你男人的事我可管不着。二娘故意说道。

  四娘一听急了,她抓住二娘的直嚷:姐姐!你可千万别害我!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弄破了的膜长不回去。他回来一定是要质问我的,姐姐你要是不出来给我说好话,打圆场,我四娘等来的就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别人的老公!

  谁让你们两个把我晾在一边呢?晾衣服呢还是晾沟子呢?

  姐姐你就别生气了,四娘说完,又重新凑到二娘的耳朵旁边,呼出的气流让二娘痒的不行,四娘悄悄地说道,刚刚不是说了嘛,让棒子伺候咱们两个咋样?

  有啥话就不能直说,偷偷摸摸的干啥呢?

  棒子看到一个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女子爬在下半身光不溜秋的另一个女人耳边嘀嘀咕咕地,他就觉得不大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