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2013年12月30日

  从四娘忸怩作态的一副娇怯模样,棒子知道四娘害羞了。但棒子不知道的是,今夜之事却是因为四娘主动才让二娘大晚上光着屁股去园子里摘黄瓜的。

  棒子知道,女人是天生的两面派,但正是这毫不着调的两面,让女人的心思变得比蜜蜂还难扑捉。

  四娘尽管红着脸儿,但最终还是慢慢地朝二娘分开了她那嫩的像豆腐、白的像豆腐的双腿。

  向二娘分开双腿,也就是向棒子分开了双腿,唯一的区别,则是二娘坐在四娘的面前,棒子偷偷地躲在门后。

  棒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双腿根部丛招摇着黑草的鼓起。

  又嫩又滑,白里透红。

  棒子看的痴了。

  本来一直紧夹的双腿松懈了下来,那根快要被折断的物件终于挣脱了束缚,满足地挺起了自己的身躯,将阻挡它的裤子朝上顶起。

  棒子咽了咽唾沫,口渴难耐地摸了两把自己的物件,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咋,你还跟我装羞呢?二娘笑着,伸出双手,用两个指头捏了捏四娘的红樱桃。

  不是装的好不好!四娘一把扯过丢在一边的内裤,用它挡住了自己的脸。

  不是装的?刚才到底是谁摸我的?是谁让我扮成一个男人,伺候你这个小骚bi呢?

  姐姐!这不一样!

  嘴硬的很!我看你就是装的!赶紧掰开,看看到底谁大谁小。

  四娘顺从地把内裤丢开,然后将双手伸进了叉开的双腿之间,先是放在自己的大腿根部,然后将两个食指压在了两片白嫩肿胀沾水冒光的柳叶上面。

  只是轻轻地向两边一分,棒子就清楚地看到了冒着滑液的那道蜜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