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二娘又是尴尬,又是气愤。

  她骂棒子:我还没问你呢,你倒反过来问我!猪八戒倒打一耙,典型的恶人先告状!

  透过茂密的叶子,借着昏暗的微光,棒子隐隐绰绰的看到二娘蹲在地上。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二娘,本来过来吃一根四娘的黄瓜的,没想到黑贼遇到了母夜叉!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咱们这叫‘英雄所见略同’!

  英你妈个头!赶快滚的远远的!

  二娘快要急死了,但就是再急,她也不能光着个屁股就站起来呀!二娘印象中的棒子还是个孩子呢,但现在听这浑厚低沉的声音,哪像一个小男孩在说话!

  哈哈,二娘,这不是你的风格!我的二娘成天价欢天喜地,嘴巴里像塞着一个衣架!咋现在就骂开了呢?是不是害怕我跟四娘说起今晚的事?这月黑风高、四下无人的……

  棒子!离我远点!摘你的黄瓜去!

  二娘变得歇斯底里了。

  棒子暗觉好笑。这二娘也太有意思了,拉个大便,都要跑到人家的黄瓜地里。这是变着法儿恶心人呢!

  踩过无数狗屎的棒子觉得今夜的自己幸运无比。如果晚来几分钟,等二娘拉完了巴巴,那么朝前几步的结果不是踩狗屎,而是踩人屎。

  二娘你就别喊了,走夜路的人不光是你我两个,叫人家听到了不好!我不打扰你拉巴巴了。

  棒子说完就从裤兜里摸出一张揉成团团的作业纸,朝蹲在黄瓜叶子里的二娘扔了过去。

  拿纸擦,别拿土疙瘩擦,不卫生!女人,要懂得照顾自己的......

  你个棒子!

  二娘气得抓起一把土朝棒子摔了过去,无奈大晚上光线太差,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前面挡着一片又一片的黄瓜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