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我说妹子……

  四娘突如其*| lai |*的小手算得上恰如其缝,一股难以抗拒的麻(su)酉禾之感让二娘的**在不自觉间轻轻摇摆了几下。

  二娘被四娘弄得**着body(* shen | ti *),然而二娘的**也只是轻微的不适应而已。

  两个女人之间,丝毫没有难为情或者不好意思。她们对自己的body(* shen | ti *)了如指掌,因此也心知肚明,懂得哪里是女人碰不得di 方,哪里又是女人最Yearn(*ke wang*)触碰的di 方。

  姐姐唉,你说你咋这么幸运呢……

  * na *只小手如游snake(she 虫它),在二娘的芳草di 上碾压着,在二娘的两* tui *之间chu *入着,甚至在粉tender(nen)如血的周围不停di 探索着。

  妹子!妹子……二娘声带jiao (女乔)喘,有些qing bu zi jin 的制止着,然而sister(* mei mei *)充耳未闻,痴痴di 念叨着:姐姐唉,我真想男人呢……姐姐唉,你的* na *儿和我一样,滑滑的唉……

  二娘无奈的笑了。

  是啊。

  如果妹子*我的同时她也快活,就让小妮子*吧。当然妹子说的没错,自己的粉tender(nen)里的确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一大坨,还不是小妮子害的!要不是她缠着要二娘说她和她男人之间的事,二娘才不会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呢!

  不过二娘又有些怀疑自己的解释。难道这种**穿身的震颤只是想男人的* na *话儿想的?难道自己的心跳加速只是回忆起了新婚hole(dong )房的点滴?

  难道掠过粉tender(nen)的修长手指只是自己凭空捏造的幻觉?!

  四娘的小手儿绵ruan (车欠)的很,轻* rou *的很,一会儿用指尖轻轻di 划过underbelly(* xiao fu *),一会儿用指头肚子轻轻di 压压* na *粒至为舒坦的小突起,甚至偶尔间,二娘感到有一gen指头贴在了**2 pian**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tender(nen)的柳叶叶之间。

  这种感觉如此美妙,让二娘无法抗拒di 消受。

上一篇:62、肉铺子里贴上了,两个女人沉默了 下一篇:64、这么大,这么粗,受不了可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