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我说妹子……

  四娘突如其来的小手算得上恰如其缝,一股难以抗拒的麻酥之感让二娘的胯部在不自觉间轻轻摇摆了几下。

  二娘被四娘弄得蠕动着身体,然而二娘的蠕动也只是轻微的不适应而已。

  两个女人之间,丝毫没有难为情或者不好意思。她们对自己的身体了如指掌,因此也心知肚明,懂得哪里是女人碰不得地方,哪里又是女人最渴望触碰的地方。

  姐姐唉,你说你咋这么幸运呢……

  那只小手如游蛇,在二娘的芳草地上碾压着,在二娘的两腿之间出入着,甚至在粉嫩如血的周围不停地探索着。

  妹子!妹子……二娘声带娇喘,有些情不自禁的制止着,然而妹妹充耳未闻,痴痴地念叨着:姐姐唉,我真想男人呢……姐姐唉,你的那儿和我一样,滑滑的唉……

  二娘无奈的笑了。

  是啊。

  如果妹子摸我的同时她也快活,就让小妮子摸吧。当然妹子说的没错,自己的粉嫩里的确湿了一大坨,还不是小妮子害的!要不是她缠着要二娘说她和她男人之间的事,二娘才不会湿呢!

  不过二娘又有些怀疑自己的解释。难道这种电流穿身的震颤只是想男人的那话儿想的?难道自己的心跳加速只是回忆起了新婚洞房的点滴?

  难道掠过粉嫩的修长手指只是自己凭空捏造的幻觉?!

  四娘的小手儿绵软的很,轻柔的很,一会儿用指尖轻轻地划过小腹,一会儿用指头肚子轻轻地压压那粒至为舒坦的小突起,甚至偶尔间,二娘感到有一根指头贴在了两片湿嫩的柳叶叶之间。

  这种感觉如此美妙,让二娘无法抗拒地消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