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六小举起了第三个鸡蛋。

  这个不一定能进去。不过既然都给你剥好了,不试验一下子,咱们两个对不起下蛋的那只老母鸡。老母鸡可怜啊!屁眼针管一样大,居然能屙下这么大的东西!

  六小感叹完,将剥了皮的鸡蛋在二娘眼前晃了晃,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二娘兀自叉着双腿。

  沟壑暗红,一片泥泞。

  第三个鸡蛋触到了那道缝隙。

  一如既往地蹭来蹭去,一如既往的左右纠缠。

  六小手法娴熟,力道适中。

  这个变态的物件,像只筷子一样直愣愣地挺着。尽管细的有些让人不忍直视,但小小的光头磨蹭裤裆的感觉并没有因为细小而减弱本分。

  尽管先天性短小,但邪恶的快意让他感到无比满足。

  他要的不是深入浅出,他要的是视觉冲击。

  每当他看着自己用黄瓜或者用鸡蛋弄的女人一个个无法把持、浑身震颤的时候,他的裤裆里最终都会遗留下一团黏糊糊的东西。

  当然,三个鸡蛋只用了两个,六小的巅峰时刻还没有到来。

  快了,快了。

  六小嘴里念叨着,开始尝试着将第三只鸡蛋塞进二娘那早已憋涨无比的缝隙。

  充实,满足,然后是撕裂般的痛楚。

  二娘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自己的遭遇,但这次遭遇彻底改变了她对男人的感觉。

  六小的邪恶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重要的不是相貌,而是性情。重要的不是聪明才智,而是是否宽容。肉铺子里的张屠夫本来做好了当光棍的准备,那个时候的张屠夫比三伢子还有当光棍的潜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