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二娘老实了。

  她现在才知道六小真的会戳瞎自己的眼珠子。她战战兢兢地求着六小放过她,尽管二娘既恐惧又愤恨,尽管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是她为了能让六小放过自己,开始主动承认自己的婊子,自己勾引了六小,甚至罪该万死,猪狗不如,注定了被老天爷打下十八层地狱。

  为了表示自己所说的话句句属实,二娘在六小的面前发起了毒誓:

  如果我说的话有一句不实,就让雷公爷爷直接劈死我,就像劈开村口那颗几百年的老树一样,咕咚咚地冒白烟!

  六小厌恶地摇了摇头。三个煮鸡蛋已经全部被他剥完了,他一个一个地排在二娘的脑袋左边,然后又把黄瓜放在二娘的脑袋右边。

  他说:开始的时候你说你不是婊子,现在你又说你是婊子。女人这种东西,一直就是这个样子。我当然不相信你,说不定你连婊子都不如。那怎么办呢?只有我亲手试验了,试验了几知道真相了。

  真相……你想知道啥真相?二娘颤抖着问他。

  日你妈的逼!你个狗日的东西,你再敢说一句话,我今儿个就把你戳成马蜂窝!六小突然丧心病狂地嘶吼起来。

  二娘看到六小双手在剧烈地颤抖,脸上的肌肉一抖一抖地抽搐,原本惨白的脸此刻变得通红,眼睛也充满了血丝。

  二娘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可是为时已晚。像疯子一样的六小吼完,拿着钢针在二娘的大腿上接连戳了四五下。

  整个大腿面子都被血染红了。

  二娘除了紧紧皱在一起的眉毛,她没吭一声。

  六小喘了一会儿后,冷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