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今天,在地球的另一面,人们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家人团聚一起,屋里挪进绿树,树上挂满礼物。

  他们在彼此祝福,祈祷,他们在享受生活。

  孩子们将丝袜挂在床头,等待着圣诞爷爷从壁炉里钻出来,给他们塞满一袜子。

  祝各位大大们快乐!

  祝各位大大们幸福!

  没有对象的,一定会遇到一个爱你的好对象;

  没有老婆的,大街上走一遭就能碰到贤良的妻;

  上学上的辛苦的,晚上有人犒劳你;加班加到想吐的,元旦过后准升级。

  ......今日更新奉上。

  -------------------------

  二娘的日子是舒坦的,和屠夫睡觉是幸福的。

  屠夫的体重快两百斤了,站在肉铺子里一吆喝,全村的男女都咋舌。为啥呢?

  嗓门大,声音沉,像口深山老庙的大龙钟。孩子们叫他李逵爷爷,大人们见了喊张飞。

  屠夫甘之如饴,他喜欢这样的外号,因为他从电视上看到张飞和李逵都是好汉,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屠夫私下里觉得自己要比张飞和李逵高大些,厉害些。

  都说火车不是推的,牛逼不是吹的,人家屠夫的手艺也不是混日子的。庖丁解牛听说过吧?屠夫就是这一类的。

  过年杀猪,女人们流着眼泪,把养了一年的大肥猪从猪圈里骗出来。四五个男人就围着追,揪尾巴的揪尾巴,拧耳朵的拧耳朵,扯后腿的扯后腿,七手八脚地折腾,也不一定就能把大肥猪给按实了。但若屠夫在场,他一个人就足够了。

  先是揪住猪尾巴使劲儿一提,猪后腿就完全离地;然后右膝盖朝猪肚子一顶,扑腾一声,大肥猪就应声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