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树下的四娘连耳根子都红了,她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她心里清楚,比大小只是闹着玩儿的,要是一眼就能看出大小,那还了得?

  二娘这是成心让她出丑呢!可现在有啥办法呢?一帮没良心的女人们看戏一样盯着自己,这要是不给她们展示展示,满足一下她们那邪恶的心理,以后自己的日子可咋过!

  -------------------

  男人们害怕别人骂自己不行,女人们害怕别人骂自己不敢。背上个不敢的名头,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看不起。

  农村人不讲究精致,也不讲究档次,但农村的人看中勇气,喜欢大气。谁要是小心眼,把自己弄得像地主,那么对不起,她一定会被大伙儿孤立起来。比如三五个女人在一起聊家常,聊得欢天喜地的,这个时候突然看到不远处走来一个啬皮,她们保证会突然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朝啬皮打招呼:

  呦!忙着挖金子呢?

  被看成啬皮的女人要么不答话,埋头绕道;这样做起码能保全面子;倘若不识趣地回上几句,那么女人们会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让她气在心里,笑在面上,难受上三天五天不成问题。

  你不得不佩服女人们以退为进的高超战术。比如:

  我们怎么能和你这个大妹儿比呢?我们一天吃了睡,睡了吃,过着猪一样的日子,而你忙完家里忙地里,金山银山一座座!

  我们都太俗气,又个个是懒骨头,你还是别来搀和啦,忙着挖金子才是你的正事!

  我们多么羡慕你呀!像只貔貅一样,只进不出,只吃不拉,怪不得面皮儿冒油,头发上流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