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2013年12月21日星期六

  第二更

  当张霞**着挺起自己的小腹,棒子恰如其分地一泻千里。

  热流如滚烫的岩浆,整个世界都是浓烟覆裹,都是冒着蒸汽,那片焦渴的土地,终于被彻底地毁灭。

  毁灭了冲天的渴望,毁灭了如醉的冲撞。

  啊……!

  最后一声的呻吟,抚平了一切的乖张,冲散了所有的激荡。

  漫天飞舞的棉絮,终于轻柔地回归大地,暴烈无比的节奏,成了舒缓如水的柔乐。

  -----------------------------

  穿戴齐整的棒子走的时候,张霞第一次流露出了不舍的神色。

  我说棒子,不行你就别回了!睡我的炕,盖我的被,旁边有个女人陪,回去干啥去?

  棒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霞姐……我来你家是‘接电线’,电线接不了一个晚上的。我若不回,我们之间的事,迟早要被我妈知道的。

  张霞听罢,有些泄气地叹了口气,又不甘的问:

  要不在等会!过个三小时……再回?

  那也不成的。还有,为啥是三小时?

  你没听说嘛!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棒子听到张霞嘴里居然吐出了《道德经》的偈语,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霞姐,你文化真高!

  高你爸的球!我是听人说的,这个三,说的就是ri比呢。孩子咋来的?ri出来的。一代一代的人咋流转的?ri出来的。玉米咋长出来的?花粉沾出来的;青蛙咋来的?小蝌蚪游出来的……你们这帮愣头青,呆在学校里到底学些啥呢,还不如我这个文盲呢,说个啥,咱都能明白它那话儿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