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2013年12月20日星期五

  感谢[xixi、[谁能懂我心丶、[1096丶的支持。

  人在饥饿难耐的时候,食物会让她唾液如河;

  人在欲火中烧的时候,物件会让她放下矜持。

  如果新婚的张霞尚有那么一丝娇怯和羞意,那么经过无数次和张手艺的锤炼,脱裤子对于她来说毫无感觉。

  看着棒子那年轻的胸膛,白皙的面庞,看着棒子那坚挺的雄壮,小娥的愿望就是用自己的那片酥痒,裹紧它那饥渴的想望。

  扭着个大屁股,毫不顾及自己那凌乱的黑草触碰着棒子的嘴唇,也毫不顾忌自己的蜂蜜沾到了棒子的下巴和肩膀,张霞放浪不已地让棒子分开双腿,然后把两只光不溜秋的脚丫子塞进饿了棒子屁股下面巴掌大的椅子面儿。她先是站上去,然后微微地蹲了下来。

  当那片泥泞刚刚对准了棒子的脸,张霞就扶着椅子的后背,小腹最下边的微凸便开始不停地磨蹭棒子的嘴巴。

  棒子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的。尽管他和小娥激荡在床的时候,也曾肆无忌惮地进入了她的粉嫩。

  可是小娥是全心全意的付出,同时又是全心全意的享受。

  张霞似乎带着复仇的快意,也有种挑逗戏弄的含义。

  那极其夸张的体位,从背后看起来就像瓣歪了大字的双腿。虽然有股怪怪的异香,虽然让棒子有点抗拒,但这样的挑拨让棒子完全丧失了把持的余地。

  他还能怎么办呢?唯有将自己的嘴巴埋进那道诱人疯狂的沟壑,唯有让自己的舌头迎合那焦渴发烫的突起。

  是啊,那粒焦渴的突起,斜向下吐了一粒小小的红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