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2013年12月14日星期六第三更

  别提那婆姨!张手艺吼道,放不下她?我是躲她才……

  躲?

  张慧慧被张手艺弄的莫名其妙。

  你以为呢?原先我一个人的时候,蹲家里多舒坦啊,张手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开了,现在的家就是一座老坟!每天忙完地里,一进门就有想死的心,这个女人到底是啥呀!咋这么害怕啊!我上辈子干了哪些伤天害理的事啊……

  张慧慧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好了好了,这是哪出跟哪出?我不过问你们两口子的家事,但你也太不像个男人的样儿了!都是男人欺负女人,哪有女人欺负男人的!赶紧别哭了,叫别人看见可不好!

  你是不了解啊大妹子!你不知道那个婆姨到底是个啥东西,和我睡觉的时候像木头,睡着了就打呼噜,下地干活的时候像李逵,喝口凉水放响屁,她她她,她还骂我是种驴,屁股还没抬起来,一股子怂就射出来!你说大妹子,这是个啥婆姨呀!

  张慧慧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大男人居然能够哭成这样,而且还说出这般的话来。

  她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好声好语地劝了他一会儿,还帮他缝补了撕烂的汗衫。

  张慧慧觉得他有些可怜。毕竟已经是二婚了!

  她知道第一个老婆无缘无故地跑了,再也没了音信;家里好不容易给他张罗了第二个老婆,结果还是这般的不堪(当然张慧慧也不好判断到底是谁这般不堪,总之张手艺种驴的比方让她感到困惑,什么叫屁股一抬一股子怂就射出来?),再这样下去,恐怕第二个老婆也会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张慧慧想到自己那忘恩负义的男人,也不由地自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