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棒子听着屋内张阿姨和张手艺的暖话,不禁感到口干舌燥。

  棒子并不清楚年轻时候的张阿姨到底长什么样,但是棒子每次看到张阿姨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害羞。

  对于成人来说,害羞往往是一个关键的信号。

  当一个陌生的男子碰到一个陌生的女子,女子羞红了脸,那么基本就能判定:

  这个女孩喜欢初次见面的男孩。

  而当男孩或自卑、或羞涩地无法正视这个陌生的姑娘,选择低下头来或者故意偏离目光,那么我们也不难断定:

  女孩的气质和美貌让他为之折服。

  当然最美妙的莫过于:

  他们彼此都羞红了脸。

  此时的羞涩,就是人间的至纯至乐。

  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棒子正是折服于张阿姨的气质和美貌,当然也有张阿姨那恰到好处的丰盈身材。

  在棒子的心中,如果小娥是娇艳欲滴的蜜桃,那么张阿姨就是熟透了的红苹果。

  棒子偷偷地咽了口唾沫,有些难堪地压了压自己的裆部。

  ……不是我嘴巴子甜。说实话,我们这个岁数的人大多已经没心思了。可是自从你我黏糊在一起,我感觉我回到了十八岁。我原先和张霞一两个月才热乎一次,可是和你呢……

  张阿姨笑着说道:你就是头种猪!也不怕你那老腰,一天四五次地要。

  腰没事!下过大苦的腰,铁板一样结实,不信你摸摸。

  摸啥摸!再摸,也不如人家大小伙的腰……

  张阿姨吃吃地笑着说道。

  上次你咋没来呢,我等你等到天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