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2013年12月9(曰)ri 星期一

  当木奉(bang)子满头大汗di 走chu *张霞家的院门时,心满意足的张霞di 躺在chuang shang 。

  她一动不动di 躺着,肆意叉着双* tui *,中间一滩清shui *。

  为这难以言传的幸福和疲惫不已的满足。

  她在木奉(bang)子爬下炕穿衣服的时候,就破天荒di 睡着了。

  夜夜辗转难眠,今晚安然如梦。

  张霞的脸上,挂着一丝怪异的笑容。

  鼾声越*| lai |*越响。

  明月的清辉给乡间小路撒上了一层薄薄的碎屑。

  像一条淡淡的灰White(颜色bai )带子,弯弯曲曲di shen 至山下。

  远处偶尔传*| lai |*猫头鹰的叫声,突兀di 打破这静谧安宁的夜。

  木奉(bang)子的心情像打翻了的五味瓶。

  他怎么都想不通。

  为什么自己会和张霞发生这样的事?

  为什么他感到了羞耻?

  为什么他觉得这么失意?

  为什么他心里找不到丝毫的满足?

  木奉(bang)子的记忆中,张霞是个怪怪的女人。村里* na *些淘气的孩子们,老远看到她的时候总是一起大喊老妖婆,真奇怪,光着(gou)子喝凉shui *。

  在木奉(bang)子的印象中,张霞似乎总是闷声不响di gan 着(米且) cu 重的农活,总是斜着眼睛瞪*| lai |*瞪去。

  还有,她总是气喘吁吁di 追打着野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木奉(bang)子依旧记得,有好几次,木奉(bang)子都主动跟张霞问好:

  霞姐早啊!

  霞姐,gan 活去呀?

  霞姐,吃过没?

  而每一次,张霞都充耳不闻,把他当做一团看不见*不着的空气——或者是臭屁,因为她闻言后会微微皱眉,木奉(bang)子看得懂,* na *是**luo 的厌烦。

上一篇:40、小黑屋,霞姐意 下一篇:42、巫镇中药铺,巧遇张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