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棒子涨红了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脱了内裤,裆中软哒哒的物件无力地耷拉在大腿一侧,露出凌乱而茂密的黑草。

  这总行了吧?棒子有些赌气的说道。

  咋是软的?

  棒子被张霞的话弄的啼笑皆非。自从听了有关公狗和公驴的故事,就算给棒子十个胆,他也不敢硬不是!

  更何况张霞从头到尾都面若冰霜,声音带刺,棒子感到自己好像欠了她八辈子孽债一般。

  而且,棒子又不是看见女人就硬!

  棒子耷拉着脑袋,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硬。

  张霞命令道。

  女人,你该不会是一刀割了我的吧?

  棒子鼓足勇气问道。

  啥?

  张霞瞪大了眼睛。

  你把驴的割了,你把公狗们煽了,我怕我也跟它们一样……

  张霞烦躁地打断棒子:

  狗是狗,驴是驴。咋能跟人比。

  这么说你不会把我怎么着?

  我能把你怎么着?张霞皱眉骂道,但是你如果不听我的话,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棒子急忙点头。说实话,棒子害怕眼前的这个女人。

  那你就硬。

  这个不是说硬就能硬的。

  张霞愣了愣神,点头说道:

  说的没错。不是说硬就能硬。这样……

  张霞一把撩起自己的衣襟,两堆肥硕滚圆的奶纸呼噜一下弹了出来。

  张霞朝棒子靠近几步,抬腿跪在了炕沿上,两堆暴涨的奶纸随着张霞的动作而抖个不停。

  棒子倒吸了一口气,说什么都按耐不住突然的刺激,物件终于一改蔫不拉几的姿态,缓缓地改变着身段,光头也渐渐肿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