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感谢痞子老了的支持!

  当三伢子苏醒的时候,感到**钻心的疼痛。他挣扎着坐了起*| lai |*,满脸的冷汗直冒。

  我的gen!他龇牙咧嘴di (jie kai)ku 带,看到**挂着两个巨大的鸵bird(niao )蛋,black(hei )黝黝、臭哄哄的内ku 上沾满了点点血迹。

  我ri你妈啊!他绝望的骂着,浑浊的眼泪像蚯蚓一样顺着脸颊**着流了下*| lai |*,这可是断子绝孙啊!

  三伢子挣扎着想要站起*| lai |*,然后钻心的疼痛让他最终放弃了努力。

  当三伢子像只重伤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样手膝并用di 朝村口* na *座破败的院落爬去时,木奉(bang)子和小娥衣衫凌乱di 并排躺在蜀黍di 里,心满意足di 数着天上的繁星。

  他们两个就像戏shui *的yuan ** yang(中国著名的观赏鸟类,被看成爱情的象征),时不时di 蹭蹭彼此。

  小娥吃吃di 笑着说道:木奉(bang)子,今天你咋不一样。

  木奉(bang)子问道:咋个不一样?

  你差点把嫂子……小娥yu (谷欠)言又止,脸上挂着jiao (女乔)笑。

  把你咋的了?

  嫂子不好意思说。

  木奉(bang)子shen 手揣了一把小娥xiong 前的绵ruan (车欠),嘻嘻的笑道:都到这个di 步了,有啥不好意思的,嫂子你就直说。

  * na *嫂子就说了啊!小娥羞的捂起了脸,你差点把嫂子ri死了!

  木奉(bang)子忍不住笑chu *声*| lai |*。

  他被小娥的话逗乐了。今天的木奉(bang)子的确和平时不一样,时间久长,动作激烈,弄的小娥有* na *么几次都要眩晕过去。

  嫂子,我今天是不是太劲大了?

  木奉(bang)子笑了一会儿后,又觉得不好意思起*| lai |*。

  小娥爱恋的亲了一口木奉(bang)子,说道:

  劲大有劲大的好处。你是木奉(bang)子,不是我老公。

上一篇:36、激荡如兽,缠绵如酒 下一篇:38、灶里的火,它没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