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当棒子背着张娟经过那堆麦柴跺时,张娟抿着嘴直笑。棒子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然后忍不住捏上几把绵软的腚蛋子。

  黄昏的夕阳洒下一片金黄,让金黄色的麦垛更加金黄。金黄色的山峦披着金黄色的衣衫。

  真个价美!

  手感奇佳的棒子忍不住赞叹。

  美是美,不长久。

  张娟拍了一下棒子的肩膀,笑着说道。

  要长久,也不难。过上几年你当我媳妇就行了。

  臭屁!看把你美的,想媳妇想疯了都!

  才不呢,棒子说道,如果我真的这么想媳妇,我就不会背着漂亮的校花再山沟沟里逛了。

  可是,张娟突然不开心起来,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放心吧,一定有办法的。

  三伢子怒气冲冲地回到家里,裆部依旧隐隐作痛。他兀自骂着脏话,时不时脱下裤子检查自己那臭气熏天的裆部。

  狗都不日!啥球东西!怪不得男人连家都不回,狗都不日的老母猪!

  无所事事的三伢子跑到对面的玉米地里偷偷瓣了三个大玉米棒子,躲在里面生吃完后终于有了尿意。他为了发泄心中的怨恨,于是使劲捏住自己的物件,在玉米地里找到一堆蚂蚁窝,这才一松手,让骚气熏天的浊尿凶狠的射向忙忙碌碌的蚂蚁群。

  他看着蚂蚁们在热气腾腾的尿液中无望地挣扎,终于感到舒坦了。

  日他妈的,弄死你们这些这些狗日的!

  回到破败的家中,三伢子钻进屋内的一堆破烂中睡了整整一下午。当他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沉到了山沿沿上。

  三伢子满足地看了看腰下的勃起,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