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谢谢随便111112的支持!

  张峰为了不让村里的馋小伙摸他那水灵灵的娇媳妇,在新婚当晚炒媳妇的时候剪断了电线,小伙子们成群结队,喜笑颜开地摸进黑咕隆咚的新房,个个摩拳擦掌,准备着十八摸的各路招数。

  第一个爬上炕的小伙子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新娘的手臂。他哈哈一笑,招呼挤在地下的同行说:

  赶紧上炕,给新媳妇卸火!

  众人哄笑着,不一会儿就爬了一炕,横七竖八地在炕上乱摸一起。

  我的个天!媳妇儿的手是劳动人民的手,老茧茧比我爸还多!

  呦!媳妇儿的肚皮咋回事?怀过娃娃吗,这一抓一张皮的!

  我说新媳妇,你的**憋得跟谷糠皮子一样,你妈你爸不给你吃的啊?

  媳妇越炒越火热,笑声越来越淫邪。各种打情骂俏和欢呼惊叫,让张峰家那个不大的院落显得热闹非凡。

  正在大伙儿开心地乱叫时,有人找来了几根胳膊一样粗的蜡烛。火柴一划着,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只见张峰的母亲头发凌乱、衣服半开地躺在床上,一帮年轻的小伙子围成了一个圈,在她老人家的身上乱摸。而她老人家张着没牙的嘴巴无声地笑着,似乎被摸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围在身边的小伙。

  这出闹剧让张峰无地自容,他的老母亲也因此红极一时,人人见了都要损上几句:

  我说大娘,十八摸的感觉到底如何,您给咱说说!

  而老太太照例张着没牙的嘴巴,呵呵地笑着。那竖着的皱纹在嘴巴周围密密麻麻排列着,让人不忍联想炒媳妇当晚的任何细节。

  张慧慧其实在电灯一灭后,就偷偷地跑了出去,搭着梯子从后院的墙上翻了出去。张峰自然早已等在墙外,两个人听着满院子的嬉闹声和划拳声,相视一笑,偷偷地钻进了不远处的草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