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铁柱很舒服,也很受用。可是,他故意刁难这个女人,对这个女人不理不睬,有些恹恹yu (谷欠)睡,装模作样。
  他抬起头看着刘寡妇很尽力的样子,说道:你抬起*| lai |*,张开嘴,我看看你的嘴。
  我的嘴有什么好看的?刘寡妇这么说着,还是很听话di 张开嘴,有些不知道铁柱的意图。
  铁柱问道:你平时是不是刷牙?你的牙缝有韭菜叶,早晨吃完饭也不剔牙?
  刘寡妇显得很jin 张,立即起*| lai |*,光pi *gu *站在立柜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牙,她端详好久,回头对铁柱说:你说我牙缝有韭菜叶,我怎么没有看见?
  你早晨吃韭菜没有?
  吃的韭菜炒鸡蛋。
  我刚才给你拿下*| lai |*了,以后要剔牙,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铁柱俨然一个大人,在教育刘寡妇。
  刘寡妇好像一个犯错误的小学生,乖乖di 站在铁柱面前,点头哈腰。
  铁柱看着刘寡妇的xiong 部,两个大馒头还是很有you huo 力,***black(hei )hole(dong )hole(dong )的有很多茅草,hole(dong )*深深深几许?不知道,反正是很茁壮的样子。
  铁柱面对犯错误的小孩儿,shen 手说:你过*| lai |*,上*| lai |*。
  刘寡妇shen chu *手,被铁柱的大手握住,乖乖di 上炕*| lai |*到铁柱身边。
  刘寡妇低声说:你是不是看不上我?不喜欢我?我很White(颜色bai )啊。
  铁柱一本正经,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di 说道:我知道你很White(颜色bai ),我也不是色盲,你tuo *得,White(颜色bai )光光的我看得一清二楚。
  * na *你不喜欢我这样的White(颜色bai )女人?
  不是不喜欢,人们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寡妇很会做,我怎么没有感到你很有本事呢?很有flower (hua )样呢?
  你也没有给我机会,给我时间啊。我White(颜色bai )天或者晚上没有事的时候,就一个人苦思冥想跟男人做的时候,使用的flower (hua )样,想chu *很多,可是,一见到你,不知道为什么?很jin 张,都忘记了,还是* na *些传统的flower (hua )样。
  铁柱shen 手把刘寡妇搂在怀里,有些温* rou *,带些安慰di 说道:你别着急,你慢慢想,一定要想chu *几个很刺激的flower (hua )样,让我记住你,想你,以后,你不叫我,我也自己主动*| lai |*找你,怎么样?
   &nbnbsp;太好了。可是,我还是很jin 张,不知道以前* na *些构思和奇思妙想都跑到哪里去了。
  铁柱shen 手**刘寡妇* rou *tender(nen)的body(* shen | ti *),感叹道:这么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的body(* shen | ti *),就是需要男人** fu ***,否则,岂不White(颜色bai )搭了?
  * na *你以后就经常*| lai |**我,我听说,再好的美容霜,也不如男人的** fu ***更*zi run *女人。有些女明星,注she 胎盘素养颜,这是真的吗?
  我不知道。
  刘寡妇也shen 手** fu ***铁柱的body(* shen | ti *),说道:大男人,我一闻到你身上的气味,我就醉了,简直就是迷香。
  铁柱哈哈大笑说道:如果我body(* shen | ti *)是迷香,我就去尼姑庵里,把* na *些尼姑全部迷倒,让她们tuo *光了一个个ci hou我,老子也当一回皇上。
  刘寡妇jiao (女乔)嗔道:我ci hou你还不够吗?男人家真是不知道满足,吃着碗里,望着锅里,得陇望蜀,不知足。
  铁柱看着刘寡妇悬挂着的大大的xiong 器,忍不住今口 han 住一个在嘴里,另一个shen 手握住,说道:你得让我受用一回,好好受用。
  什么意思?
  这你还不懂?亏你还是一个寡妇。
  刘寡妇还真的蒙住了,不知道铁柱说的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