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铁柱把black(hei )贝叫过*| lai |*,让black(hei )贝躺下,black(hei )贝看见赤身**的村长夫人,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很听话,就乖乖di 躺在di 上,听从铁柱的摆布。
  铁柱看见black(hei )贝很是配合,把自己的男gen从女人体内快速***,对夫人说,你不要害怕,他很听话,你就这么顺顺当当***去,找一个你自己认为很舒服的zi shi ,就上下运动。*| lai |*,我帮助你。
  我害怕。
  你怕什么?
  我怕他咬我。
  不可能,他也愿意做这事,你听我的,*| lai |*,你就这么放jin *去,对对,如果不舒服,就换一个zi shi ,这样可以吗?
  可以,不错,ting *舒服。
  * na *你就开始运动吧,一上一下运动。
  女人很听话,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也很听话,女人就开始运动。
  铁柱看到他们运转正常,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才说,我真的要chu *去撒尿。
  你去吧,快去快回。不要chu *屋门,就站在屋门口往外面洒,我不怕sao (马蚤)。
  铁柱说,不行,我要去厕所,从小养成良好的习惯,你放心,我去去就回*| lai |*。
  铁柱说着,急急忙忙chu *去。
  女人上下运动,看着铁柱的背影,大声说,你要快点儿回*| lai |*。
  我知道。
  铁柱chu *去,急急忙忙*| lai |*到厕所,把自己憋了好久的尿液洒chu **| lai |*,心里感到很快活。人们说,撒尿也有**,弗洛伊德就坚持这样的理论。其实,撒尿真的是这样,只是这种**和jin *入女人体内的**不一样。
  铁柱把自己洒chu **| lai |*的尿液pen( 口贲)she chu *去很* gao *,简直超过自己的头顶,压力好大啊。他心想,如果这么压力大的尿液,洒在村长夫人White(颜色bai )秀琴的体内,一是太多,担心她* na *里装不下;二是这么大的shui *柱,会chong *击她,细皮tender(nen)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可能会受伤,发大shui *,形成shui *灾,* na *就麻烦了。
  铁柱举着自己的shui **,就跟消防队员一样,先是往* shang * mian *的* gao *处pen( 口贲)she ,然后是往shui *平方向she 击,直she 之后,画圈,然后再开始平she ,然后就是画圈,在空中跟flower (hua )样伞兵一样,画chu *好几个yuan *圈。
  铁柱玩儿得很开心。
  好久,他听到White(颜色bai )秀琴大声喊叫,* na *是一种很快活的叫春,不,是**的声音。
  铁柱玩够了,才收敛起*| lai |*,回到屋子里面。
  他看见White(颜色bai )秀琴玩儿得很开心,black(hei )贝十分配合,老老实实躺在di 上,支撑着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净净的White(颜色bai )秀琴。
  铁柱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
  是的。这个大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真好。
  比我好。
  不,没有你好,我这样的zi shi 很累,我要下*| lai |*,我很舒服,我已经达到**好几次了,你过*| lai |*,扶我下*| lai |*,我要在***,我要躺在你的身子***,你不是说,你能够gan 半个小时吗?你*| lai |*吧。
  女人从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身上下*| lai |*,拉着铁柱的手,两个人*| lai |*到炕上。
  铁柱三下五除二tuo *掉ku 子,pa(足八)在White(颜色bai )秀琴的身上。
  White(颜色bai )秀琴hands(* shuang * shou *)指引,很轻松把铁柱多余的东西再次***自己的体内。
  她十分愉快di 说,我今天真* gao *兴,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以后,你要经常*| lai |*我们家。
  铁柱说,你是村长夫人,我不敢*| lai |*。
  我需要你,要不,我认你是我的gan 儿子,这样,你*| lai |*我们家,或者我去你们家,就有借口了。怎么样?
  铁柱一本正经di 说道,哪有儿子跟妈妈在一起gan 这事的?
  有啊,前几天,我听说,外国一个四十岁的妈妈,就跟自己的亲生19岁的儿子在一起**,女人说,她们还要名正言顺结婚,不把自己辛辛苦苦培养chu **| lai |*的成品,送给别的女人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