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铁柱也要tuo *衣服上崔桂华的身,忽然,black(hei )贝大声狂吠起*| lai |*。
  铁柱说,你不要着急,你如果着急,你先*| lai |*,人家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还不熟悉你,还担心你会咬人。
  black(hei )贝还是叫,声音更加急切。
  铁柱不* gao *兴di 训斥black(hei )贝,你叫什么叫?好东西就你一个人吃呀,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奴才,我是你的主子,好事得先让给主子,你得先让我gan 好事。
  black(hei )贝还是叫,比刚才的声音更急切。
  铁柱提上ku 子,走到black(hei )贝跟前,大声训斥,你叫什么叫?再叫,我就驱逐你chu *境,跟驱逐外交官一样。
  black(hei )贝还是叫,看一眼铁柱,再看一眼di 面。
  什么意思?你不服气?
  black(hei )贝显然听明White(颜色bai )铁柱的话,但是,他不会说话,还是叫。
  铁柱看着急三huo *四的black(hei )贝,也跟他看一下di 面。
  不看则已,一看吓一跳。
  一条(米且) cu 大的野鸡脖子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盘,踞在一块石头后面,正要对black(hei )贝jin *行攻击。
  有snake(she 虫它)!
  在哪儿?
  在这里。
  崔桂华急急忙忙穿上衣服,也走过*| lai |*观看。
  只见一条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吐chu *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看着步步jin *的black(hei )贝,准备jin *攻。
  black(hei )贝还是叫,也许是壮胆,也许是展示雄威,不甘示弱。
  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也毫不畏惧,吱吱发声。
  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说的是什么话,估计black(hei )贝能够听得懂。
  铁柱听不懂,崔桂华也听不懂。
  崔桂华说,我害怕。
  别怕。
  他会不会突然chong *过*| lai |*咬住我的脖子?
  铁柱说,不可能,你别害怕,我不用black(hei )贝帮助,我自己就能够抓住他。
  千万别过去。
  我不怕。
  我怕,我浑身都在哆嗦,你看,你抱jin 我。
  铁柱抱住温* rou *的body(* shen | ti *),发现崔桂华的body(* shen | ti *)真的在发抖。
  black(hei )贝开始jin *攻,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实行战略防御。
  顷刻,三四个回合,兀自不分胜负。
  崔桂华说,快走。
  不,我要看看black(hei )贝怎么跟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斗,真好玩儿。
  抱jin 我。
  我这不是抱jin 你吗?已经抱得jin jin 的了。
  我害怕。
  要不,我把你放在这里,我让black(hei )贝给你做伴儿,我去抓snake(she 虫它)。
  nbsp;  不,不,别离开我,我要吓死了。
  怕什么呀?
  这是毒snake(she 虫它),要是被他咬一口,就完蛋了。
  我不怕。
  black(hei )贝,你过*| lai |*,男子汉大丈夫,你是怎么回事,这么久也拿不下一条snake(she 虫它)?当着美女的面,是不是很丢人?技不如人,演砸了。你过*| lai |*,给你的老婆作伴,我*| lai |*也。
  崔桂华浑身chan dou (颤抖吧!凡人!),说,你千万别离开我,我求你了。
  black(hei )贝跑过*| lai |*,对着铁柱摇晃尾巴。
  你真没有用。看我的。
  铁柱说着,抖擞精神,抹一下鼻涕,这个di 方是山顶,山风大,他被chui 口欠chu *鼻涕了。他把大鼻涕往ku 子上抹一下,跑到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面前。
  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毫不畏惧,忽然人立起*| lai |*,要扑咬铁柱。
  铁柱镇静自若,赤手空拳,寻找下手的机会。
  崔桂华急切di 大喊,你过*| lai |*,快回*| lai |*!我要对你生命负责,我把你带chu **| lai |*,也要把安全带回去。
  铁柱犹如未听见一般,岿然不动。
  忽然,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突然扑*| lai |*,看样子要咬住铁柱的hou long。
  崔桂华吓得大叫一声,昏倒在di 。
  铁柱看准机会,虚幻一招,绕到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Behind(shen hou),抓住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的尾巴,jin jin 拎起*| lai |*,用力dou dong几下,flower (hua )snake(she 虫它)起初还要回头抬起脑袋咬人,可是,很快骨节松动,tuo *臼很多,力不从心,坚强的* gao *傲的头颅耷拉下去,不能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