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铁柱和何丽娜tuo *光衣服刚要开始做大事。
  忽然,一棵梨树后面有窸窸窣窣的响声。
  何丽娜说,别动。
  为什么?我正要***去呢。
  我听到有声音。
  什么声音?
  好像有人。
  如果有人,black(hei )贝早就叫唤了。
  这不是在你们家,black(hei )贝贪玩儿,是不是跑到别的di 方玩儿去了?
  铁柱左顾右盼,真的没有看见black(hei )贝。
  何丽娜急忙坐起*| lai |*,用衣服遮住自己* gao *耸的xiong 部,***却*| lai |*不及遮掩,她说道,我真的听见有声音,好像有人。
  不可能,是不是风声?
  不是,好像人的走路声。
  铁柱说,你这么胆小,担惊受怕的,别把你吓chu *mao *病*| lai |*,要不,我们不做了,摘完梨,就下山回家。
  不,我的馋虫已经被【gou && yin】上*| lai |*了,有些忍耐不住,如饥似渴,我们还是继续吧。何丽娜说着,再次躺在厚厚的草di 上,厚草跟绿色的di 毯一样,比足球场di 的草还要好很多。
  铁柱看着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净净的何丽娜,说,你的**真大,我要吃几口。
  吃吧。
  铁柱就pa(足八)在何丽娜身上,一手握着一个,另一只就今口 han 在嘴里。
  铁柱很舒服,何丽娜也很舒服。
  不久,何丽娜就轻轻**起*| lai |*,hands(*yong * shou *)** fu ***铁柱的脑袋,问道,好吃吗?
  好吃。
  你还要吃多久?我想让你赶快jin *去。
  铁柱说,我也想jin *去了。
  铁柱就略微起*| lai |*一下,要找准目标,举起Red(* hong *)缨*,要刺入mao *家寨。
  忽然,何丽娜说,别动。
  铁柱很诧异,问道,为什么?
  有人。
  铁柱很不* gao *兴,说道,你不要一惊一乍的好不好?荒山野di ,哪里还有人?你这样吓唬我,我以后就*ying *不起*| lai |*了。
  真的有人。
  在哪儿?
  就在* na *棵大梨树后面。
  你不是精神作用吧?
  不,一定有人,你起*| lai |*,你把衣服穿上,我也穿上衣服,我们过去看看,一定有人,不会错。
  这时,只听一声嘻嘻哈哈的笑声传过*| lai |*,两个人不约而同di 转过头去看,原*| lai |*,真有人,这个人竟然是小辣椒Red(* hong *)罗羹。
  两个人大吃一惊。
  Red(* hong *)罗羹笑盈盈走过*| lai |*,胳膊上也挎着一只筐。说道,对不起,打搅你们了,你们继续吧,我这就走,不影响你们的好事。
  何丽娜满脸通Red(* hong *),很是害羞的样子。
  铁柱毫不在乎,说,我还以为没有人呢,原*| lai |*,真的有人。你也摘梨呀?
  是啊,我的命不好,我没有何丽娜的命好,人家可是舒服的幸福女人,谁管我呀?我得自己摘梨,自己回家独守空房。
  何丽娜也不穿衣服,把衣服盖住自己的**,说道,我这是搂草打Rabbit(tu zi),顺便,没有想到,铁柱已经是个大人了,还没有试验呢,你就chu *现了。怎么还躲到树后面去?
  我怕打搅你们。
  这是你的di ,你随便,如果你要耕di ,我也欢迎。
  Red(* hong *)罗羹充满醋意di 说,你欢迎有什么用啊?人家大男人不欢迎,我也没有办法讨好人家呀。
  铁柱替自己辩解说,我也没有说不欢迎你,只是你躲在树后,鬼鬼祟祟的,好像(曰)ri 本鬼子jin *村,为什么不大大方方?
  Red(* hong *)罗羹十分不解,问道,gan 这事,这都是晚上在被窝里gan 的,怎么还要大大方方?
  在国外,随便什么di 方都可以gan 。
   &nbsnbsp;可是,我们这里不是国外啊。
  是的,何丽娜说,入乡随俗,要适应国情。可是,这个di 方,真的没有别人,如果你想gan ,还不如我们一起做。